师资名师专访

色彩督导 | 叶倍铭:拿得起的执念,成就放不下的洒脱

09月 07 , 2017

杭州白墙画室始创于2003年,是一家拥有14年教学经验的专业美术考前辅导机构。毗邻全国最高美术学府-中国美术学院教师进修基地,中国美术学院老校区,滨江大学城,环境幽雅,交通便利,生活设施齐全。画室现拥有教学场地8000多平方米,宿舍及生活场所15000多平方米,实行独立全封闭式管理。拥有中央美术学院、中国美术学院、北京服装学院的专业艺术院校相关专业毕业的专业色彩、素描、速写导师100余人,师资力量雄厚,实力强劲。14年来为全国各大美术高校、“211”、“985”工程院校输送学生近万人。
 
白墙画室有这样的成绩,离不开优秀老师们的辛苦付出,今天为大家介绍的我们色彩督导叶倍铭老师:
 
叶倍铭
200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,200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,现任杭州白墙画室色彩教研室督导
毕业作品《绽放》获得学院“林风眠奖”,负责并参与多本美术高考书籍的编辑,如:《经典全集系列丛书》、《主题教学系类丛书--色彩植物》、《杭州色彩》;个人出版专辑:《色彩六法》、《传移模型》、《笔笔皆是--色彩静物》《深度教学-色彩之态度》。 
人都说“拿得起放得下”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潇洒,为什么“放不下”也成了一种洒脱呢?对于叶倍铭而言,“拿得起放不下”才堪称是一种洒脱,是的,一种“一站到底”的洒脱。潇洒地坚持自己,方堪称英雄本色。
 
记者跟随叶倍铭老师一路,本以为搞艺术的人多少会有点装腔作势,俗称“装”,不过叶老师完全颠覆了记者对艺术家的一贯看法。一个人即使再装,他的一言一行也掩饰不了他那原生态的顽皮,就像叶倍铭老师一样,他内心的那股子奔放的豪情是任什么事也遮掩不了的。

以执拗之态成顽童

据记者了解,叶老师如此热衷于绘画,骨子里是有一半的基因在作祟。他的外公是画国画的,叶倍铭是外公的忠实Fans,外公作画时他就在旁观看,外公也教他临摹一些草木山石,此般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叶倍铭竟成了老师心目中的顽童。 
“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,从课本到作业本上都留下了我的‘作品’,而我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家长会上被重点批斗的对象。”叶老师打趣道,“幸好我有一位开明的母亲,母亲看出我对绘画的热情,最终帮我找了个老师,从此,我开始了系统的学习。”
身为80后的叶倍铭,从小就对绘画有一种执着,自从开始系统学习绘画,画室便是他童年的天堂,老师口头上的“小顽童”已然不再是令老师头疼的“小顽童”了。



以敬畏之心达高度

“如果你问我,你有信仰吗?我可能支吾半天也无法斩钉截铁地对你说出‘信仰’二字,因为我觉得信仰是一个神圣的名词。”正如叶老师而言,信仰不是随便就脱口而出的。尤其是在以艺考为跳板,以美院为跳板的当下,多少人的信仰变得如此渺茫。 
“能够不放下手中的画笔,我觉得是一辈子最幸福的事。”叶老师悠长地说。在绘画这一旅途中,叶老师由最初的热情到逐步建立起自己的审美,有了一种对艺术家的追求,慢慢地,他有了自己的信仰,那是一种对绘画的狂热。艺术家是一种境界,他敬畏艺术家的执著,那一笔一画间的真情流露即是无限的遐思。
“甚至有时,画画还会有一种将鱼刺小心翼翼地从鱼肉中摘除的感觉。我相信是这种敬畏感,至少可以让我在绘画的道路上走得更长远一些。” 是的,有了敬畏感,人才不会骄傲自满,才不会固步自封,才能够跳出桎梏,才能够以一颗坦诚的心慢慢达到另一个高度。

以阅历之重承知识

在谈及他学画拥有的第一本书籍——马玉如先生编著的《素描技法》时,叶倍铭老师深有感慨:当时对这本书爱不释手,除了不断地临摹,其中的文字也都能够记住个八九分。接触的东西多了,这本书也就被冷落了,偶然的机会,叶老师重新翻看,却发现其中别有洞天。他说,以前觉得自己几乎掌握了这本书,如今才恍然大悟,书中的知识并非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。 
我想这应该是叶老师的阅历使然,在成长的历程中,有怀疑,有出格,有审视,有归零。“最后终于明白了,相信你的眼睛,对画面再诚实一点,画得好其实就是很自然的事情。”以阅历的沉重来承载知识,那么你将变得浑厚。 
叶老师作为白墙画室的资深色彩督导,他强调,色彩的训练,更应该尊重自我。对光与色的研究,对对象的造型与特点的研究,应从写生出发,不拘泥于形式,不拘泥于概念,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。 
从最初那份拿得起的执念到养心,从而成就了一份放不下的洒脱,叶倍铭老师从此成了一个“拿得起放不下”的人。正如他那句座右铭:能够不放下手中的画笔,我觉得是一辈子最幸福的事。

叶倍铭老师作品展示:

微信公众号 白墙小站·评画

http://www.baiqiangart.com 地址:杭州市滨江区浦沿镇至仁街18号 技术支持:ICON网络

在线咨询1 在线咨询2在线报名 TOP ^
");